枯水期加密矿业“急刹车”,矿业收官之战如何打赢? – 矿业挖矿 – ChainNode 链节点


枯水期加密矿业“急刹车”,矿业收官之战如何打赢? – 矿业挖矿 – ChainNode 链节点

11月初,比特币全网算力遭遇了滑铁卢,跌幅达16.05%,创下算力难度新高的加密矿业正式迎来了一次“急刹车”。而这场“急刹车”却也是枯水期时,矿业必须经历的一次波折。

海量矿机正从四川、云南的山区跋涉至内蒙古内蒙古、新疆、青海等地,迎接再次启动的机会。这场旷日持久的迁徙,也是加密矿业在2020年的收官之战。

关卡重重,矿机迁徙的漫漫长路

枯水期迫使着矿工做出“迁移”的决定,或多或少导致了这一轮算力暴跌。电力资源的减少迫使矿工们停掉产出价值降低的矿机,转而全面供给低能耗、高产品比的矿机型号;还有一部分矿工则选择停机下架,千里迢迢奔向新疆、内蒙古等火电资源丰富的地区,以期望重新启动。即便火电电价较高,但有高昂的币价保证,仍有足够的利润空间可以追求。

当然,矿机的“迁徙”之路并不顺畅,气候、交通、矿场基建以及疫情都可能成为阻碍,而火电矿场面临的新的运维环境,同样成为考验。

环境是矿机迁徙转场中的最大拦路虎。水电矿场位处南方密林,温度高湿度大,降温除湿是管理重点;而火电矿场则远居内陆,低温干燥且伴随着大量强风沙尘天气,增温防尘压力同样不小。在两种截然不同的环境中切换,矿机则会变得更加脆弱,稍有不慎便会影响正常使用寿命,因此,在矿机迁徙过程中,不管要做好路途中的保护,更要做好待转入矿场的环境监测,并适时进行调整,确保矿机能尽量保持在最佳运行状态上。

而今年,疫情带来的各种突发情况也给矿机迁徙带来了诸多挑战。伴随着新疆等地突发性疫情的出现,矿机的运输过程会遇到更多关卡;同时受到疫情隔离政策影响,人员正常进场也小遇挑战,矿机入场的时效性、效率较平时降低不少。此外,海外疫情的泛滥也进一步压缩了可选择的矿场空间,给矿机迁移带来了更多阻碍。在气候、疫情等等不可抗力因素面前,保证矿机的高效运转势必需要“另辟蹊径”。

运维环节薄弱,矿工该如何打赢矿业收官战?

矿机上架并非连接电源开机这般简单,其中包括了电源、网络等“硬”筹备,也包括调试、监控、修复等诸多“软”准备,过程极为繁琐。任何步骤上的差池都可能导致矿机无法正常运行,运维压力可想而知。

在过去几年,矿业不断追求着更高算力的矿机、更低电价的地区,将海量的经历投入到这些硬件因素中,却忽视了“运维”软实力的提升,这一缺陷也成了矿业精细化进程的“拦路虎”。在今年疫情的影响下,这一缺陷更加放大:“独角兽”级别矿场凭借着管理效率、资源稳定的优势,几无招商压力,而管理较为粗放的矿场招商压力倍增。可以说,在环境、疫情、交通等不可抗力干扰下,补齐“运维”短板才是在矿业打赢收官战的关键。

上架矿机示意图

短板一:矿场管理效率低。在矿场日常运维管理中,矿机运行监控、故障修复是非常重要的环节,也是占据运维人员工作时间最长的部分,但目前绝大多数矿场在这一环节都有所不足:故障定位不精准、报警响应不及时、故障修复效率低等情况时有发生。尤其是伴随着大算力、低能耗矿机比重的增长,单台矿机对收益影响也随之增加,矿场管理效率提升对收益影响将格外重要。目前,市面上已经出现了矿管管、矿工宝、R-Cluster燃卡等多款应用,旨在帮助矿业管理向标准化、规范化方向发展。

R-Cluster燃卡管理系统示意图,来源网络

短板二:资产管理不精准。资产管理也是矿场入场运维过程中面临的一大难题。矿场的资产流转一般可分为三大类:一是固定资产,例如矿机、网络设备以及机架机柜等等;二是流动性资产,典型代表是电力资源;三是数字资产,如挖矿收益。

相比较而言,固定资产是比较容易清算的类型,但在频繁的转场、迁移过程中,资产损耗也比较严重,因此其管理要求也必须足够精准,某些时候甚至需要精准到单台矿机。此外,由于矿机自身存在着超频、降频的工作状态,其标准功耗并不能代表真实的电力使用情况,很多时候需要通过算力和电表数反推电力消耗,更需要矿工和矿场主提前约定。至于“挖出来的”数字资产更是要统计精准、流转清晰,这样才能够避免事后的诸多麻烦。

除却上述两大短板外,矿场运维也会面临着人才水平不足、数据颗粒度不足、权限设计不严谨等诸多短板,或许暂时显露不够明显,但会随着矿业越来越精细化、标准化的发展逐渐暴露并解决。

2020年,全网算力上涨、挖矿收益折半是矿业不争的事实,而这一季的沛枯水转换中算力的下降也在预料之中,在一场场震荡与波动中,加密矿业正在用自己的方式逐步迈向规范化、标准化。